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


             被玷污的制服第二章
  「大家先停下手头的工作,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新的妇产科主治医师兰特医
生。」院长在妇产科的办公室里向大家介绍,大家看向身穿白大褂的兰特,只见
他有一双冷峻的眼睛,消瘦的脸上覆盖着略黑的皮肤,显得成熟严肃
  「大家好,我叫兰特,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兰特向各位鞠了一个躬,看
到这位有礼貌的年轻医生,妇产科所有人也鼓掌回应。
  「咱们这个新医师长得好帅啊!」「就是,而且你看他那身肌肉,肯定常常
健身的」一些小护士们偷偷在私底下谈论。在场的人似乎都很欢迎这位新的主治
医生,但是芦笛雨和却面色复杂,她看到平时的自认高人一等的院长都对这位新
医生这么客气,心里的对男友前程的担心有重了一重,看着这位新医生,她只希
望这位新医生能不久后会被调到别的医院。
  很快大家就散了,投入到今天的工作中,兰特因为今天刚刚到来,所以先由
护士乔娇娇带领他熟悉一下医院。「这里是病房,往前走就是护士站,之后…
…」乔娇娇面带微笑向兰特介绍着医院的一些地点,兰特也时不时用迷人的语言
来回应乔娇娇的热情。他打量着乔娇娇,一头利索的短发,一米六五的个头,B
罩杯的胸部外加一双纤细的小腿,她的面容虽然没有「双花」芦笛雨和柳香文那
么美丽与引人注目,但是她却显得更加稚嫩与纯情。
  将大致的医院情况了解之后,兰特温柔的摸了一下乔娇娇的头。乔娇娇立刻
红了脸,羞涩的说不出话来,两人道别之后,兰特来到了护士站,芦笛雨正在搬
运着文件,当她看到兰特的突然出现在面前,一个惊慌文件便散落在地上,她立
刻蹲下捡起文件,兰特见状也帮助她将文件捡起。
  「谢谢。」笛雨并不喜欢他,所以没有对他说太多的话。
  兰特听到后简单回应了一下,然后他便将目光放进了笛雨下蹲的两腿之间,
笛雨穿着一双透明的白色连裤袜,里面的粉色蕾丝内衣透露出了,兰特看到这种
诱惑有一种想将她推到的冲动,但他知道,这种猎物要慢慢的玩弄才能得到乐趣。
  文件很快被收拾起来,笛雨也加快脚步赶紧离开,兰特望着笛雨苗条背影的
渐渐离去,面上的淫笑再次显现出来……
  下班后,兰特回到别墅,这时他的手下兰虎和兰豹走了过来「医生,器材已
经全部运到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对医院各个角落安装摄像头和窃听器。」兰
特听后吸了一口烟「多加小心,虽然那个院长已被收买,但是不确保医院的其他
人回来阻碍我们。还有,那个柳香文的妹妹调查清楚了吗」
  兰虎拿出一份被封好的文件交给兰特,兰特打开后发现这果然是那天自己出
手救过的高中女孩儿,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派人调查一下这个学校,看看
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忙的人。去吧,多加小心。」
  兰虎和兰豹听完后便撤下去了……
  兰特吸着雪茄,注视这眼前的红酒,开始思考起了以后的计划。
  过了几天,兰特也跟同事们混熟了,当然,这不包括芦笛雨和李岳山这对情
侣,因为兰特展现出的医疗本事根本不仅不像是年轻的医师,更像一位是资深专
家。他在一些地方还有他自己独到的见解,一位刚刚入行的新人绝不会有这种能
力。见到这种情况,一直对自己很有信心的李岳山也开始苦恼了起来,他感觉自
己在这个医院是不会有前途的,可是如果换家医院那肯定会给笛雨带来很大的不
便。他不能抛下笛雨,难道要和笛雨一起换医院?荒唐,怎么可能有医院会同时
缺一位护士和主治医生,而且笛雨的朋友与闺蜜柳香文也在这儿,他想到这儿,
只好无奈的烦恼着。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在一个偏僻的废旧房屋里,陈凤凤被兰虎和兰豹
逼到了角落。
  「我们只是听说陈大小姐有一个摄像机,上面拍了一些有趣的片段。想来借
阅一下」兰虎微笑着回应。「什么摄像机,我……我不知道!」陈凤凤语言中带
着恐惧。她没想到,她听花子说带着摄像机来着儿能够拍到好戏,便带了几个小
弟小妹过来,可是了屋里才发现两个凶神恶煞的壮汉直接从后面过来堵住了门,
三两下便把几个小弟小妹打得头破血流,趴到在地。虽然是个女大姐头,可是陈
凤凤也没见过如此血腥的打斗手段。陈凤凤在墙角不断地发抖,兰豹直接过来将
她的皮包抢下,从中翻出了陈凤凤的摄像机。陈凤凤心里开始担心这两个人不会
是被以前自己欺负过的女生雇来报复自己的吧,她平时可是用过这台摄像机欺负
过不少自己嫉妒的女生,猜疑着如果这两个大汉用这台摄像机来拍摄自己会如何
是好。可是下一秒,兰豹便拿出了电击枪冲到她的胸前。陈凤凤只感觉到一个刺
激便昏了过去……
  农民工张丁在休息棚里歇息着,最近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因为他们的老板
陈总已经拖了他两年的工资了,他本想问老板将这笔钱要回来然后回家娶个媳妇,
但是老板却将工资一拖再拖。生气的他没有任何办法。因为睡不着觉,他便起身
去厕所小解,当他进入厕所时,他惊讶着看见一个黄发女孩儿双手高高吊起,屁
股坐在小便池上,双腿则是被绳索捆在两边的管道上强行分开,眼睛被一块黑布
蒙住,嘴巴上也贴了防水胶带,她的外衣敞开,紫色的文胸挤着正在发育的双乳,
下半身的裙子被掀起,和文胸配套的紫色丁字裤藏匿着诱人的肉穴。张丁很少惊
讶,他注目着眼前昏睡的苗条女孩儿,突然看见女孩儿旁边的墙壁上贴着一张照
片,他走近看去,是女孩儿的全家福,他眼中突然燃起了怒火——陈总!这个拖
欠了他两年工资的黑心商人。他也恍然大悟,这个黄毛女孩儿便是陈总的女儿
……
  陈凤凤不知昏睡了多久,她慢慢地醒来后发现什么都看不见,嘴好像也张不
开,周围有一股很臭的味道,刚开始她还有点迷糊,但她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
吸吮自己的乳头,想挣扎抵抗但是发现自己的手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捆上了,一
个色眯眯的声音传到耳朵中「小闺女儿,你貌似醒来了是吧,别怕,俺会好好照
顾你的。」陈凤凤听到后感到一阵恶寒,立刻挣扎了起来,可是无论怎么用力,
都无法挣脱绳索的束缚,只能在小便池上不断扭动。老张看到了陈凤凤的挣扎,
他心中兽欲进一步发作,老张直接扯下陈凤凤的紫色内裤,开始用两指在那肉缝
上细细抚摸,陈凤凤在绳索的控制下不断晃动身体,嘴里不断发生「呜……呜
……」的声音,老张看到陈凤凤挣扎的越厉害心里就越爽快便直接将带有老茧的
手指插入陈凤凤的肉穴,在使劲抠了起来。陈凤凤脸颊流出了委屈的泪水,虽然
她和几个「大哥」上过床,但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哪里受过这种委屈。老张的力
度不断加大,陈凤凤的肉穴里渐渐地流出了淫水。老张感觉时候到了便掏出了自
己那根深藏多年的肉棒,毫无征兆地插了进去,陈凤凤被这突然的袭击惊了一下,
发出一声哀嚎。老张丝毫没有忍耐,不断地在少女的肉穴里反复抽插,陈凤凤的
身躯因为抽插而不断颤动,因为痛苦泪水不断从黑色眼罩中流出,老张抽插越来
越快,之后她感觉到一股液体冲进了子宫之中,她也因为快感冲上大脑而达到了
高潮……
  之后老张并没有放过陈凤凤,他就将几个痛恨陈总的老乡农民工喊了过来
……
  陈凤凤不知道经历了几次高潮,她的淫水都已经流干了,剩下的只有被强奸
的痛苦。这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嘴上的胶带被撕了下了,已经没有力气求救的
她只能发出「水……给我水……」的哀求,几个农民工见状,他们不相信眼前这
个女生还有力气从他们手中逃跑,便直接将她解下来。陈凤凤因为长期的捆绑手
脚已经麻木了,直接瘫了下了。突然,一个农民工掰开来她已经干裂的嘴唇「敢
咬就把你杀了之后扔进狗窝!」陈凤凤不敢动,只能被迫受到农民工的摧残。然
后几个农民工将自己的尿液射进了她的嘴里,她见状便扭头逃避,可是一个农民
工从背后扯住了她的头发,她只能忍受着尿液的恶心。之后她便被人踢到在地。
  「咱们把她怎么处理?」「我有个好主意,咱们把她藏起来等他生下孩子后
再想办法把她家的财产搞过来」其他农民工纷纷表示赞同。而倒在公厕里的陈凤
凤听到后只能继续流下绝望的泪水……
             被玷污的制服第三章
  兰特继续扮演着一位和善的医生在医院里工作,他有时候在想为什么自己这
一次这么得沉稳,他看了看在自己身旁工作着的几位白衣天使,心里便冒出了答
案:这一次的货色质量都这么高,只有慢慢品尝才能够得到足够的乐趣……
  又是一个平凡的一天,兰特在给几位妇人诊断病情,他看到自己旁边的助手
乔娇娇正在时不时的摩擦着双腿,脸上也泛起了红晕。「娇娇,你是不是有些不
大舒服,要不你先下去休息一会儿吧?「没事儿的医生,我不要紧」乔娇娇泛红
了脸。兰特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诊断病情,但是他心里清楚,乔娇娇只是在
他的面前维护形象而已。
  数天前,兰特趁乔娇娇值班洗澡的时候偷偷溜进了更衣室,找到乔娇娇准备
换上的内衣,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滴管,将几滴不明液体滴在了乔娇
娇的内裤上。这是他自己开发出来的的药液,只要和皮肤接触就会渗入进去,然
后再过几天与空气接触的药液会发生一种新的物质,使人的皮肤感到瘙痒。可怕
的是,这种药液一开始并不会产生太多物质,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物质会越来越
多,瘙痒的强度和频率也会不断地增加,如果没有另一种药剂中和的话,一般人
绝对会被它逼疯。
  乔娇娇数天前还不是很在意,可是她感觉自己下体时不时传来的瘙痒感越来
越强。她便去了别的医院就诊,可是她去了三家医院,都是发现没有问题。她以
为是自己的心理因素作怪。但是随着下体的瘙痒感越来越强,她只好在工作时摩
擦双腿或者去厕所解决,有时候她回到家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透了,这已经影
响到了自己的生活与工作。她苦恼着「难道要找兰特医生?」她时不时这样想,
但是她心里深深的喜欢着这个年轻有为的医生,害羞不敢向兰特开口。
  「娇娇,你最近怎么了,感觉哪里怪怪的。」笛雨问向乔娇娇。「没事的,
只是有些体虚而已,已经在调理了」乔娇娇不敢向同事说出这尴尬的病症,只能
默默忍耐。在下班整理文件的时候她看到在兰特的桌子的一份论文「新型阴部病
毒解析……」乔娇娇不禁念出了声,她开始读了起来,发现自己的病症和这篇论
文上写的几乎一模一样。「看来只有兰特医生能够帮我了」乔娇娇内心产生了一
丝期待。
  「兰特医生,那个我看到了你桌子上的资料。我最近的症状和那个病毒有点
像。你能不能……」乔娇娇低声的打着电话,脸上的害羞使本来就娇弱的她变得
更加动人。兰特心想果然,便用温柔口气回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样吧,明
天我值班,你晚上来一趟,我给你看看。」乔娇娇立马答应了,殊不知,这个天
真的娇小的少女已经走进了魔爪。
  很快就到了隔天晚上,兰特在办公室里像恶狼一样期待着羔羊自己过来。敲
门声终于出现了「兰特医生,我是乔娇娇,可以进来吗?」兰特让娇娇进来后指
向那边的孕妇诊疗椅。「娇娇,先将自己内裤脱下,然后坐上去。」乔娇娇立刻
红透了脸,但是她知道这是正常的过程,便没有多想,慢慢地褪下自己已经因为
瘙痒而湿透的衣裤,坐到诊疗椅上,并将自己双腿分开放在两侧的托盘上,乔娇
娇不敢睁眼,因为这么羞耻的动作她还是第一次展现给男性。她殊不知,兰特此
时的眼睛正在贪婪地审视着猎物。乔娇娇身穿淡粉色的护士装,一头清丽的短发
配上一张俊俏稚嫩的脸,下身护士裙被掀起,宛如婴儿一般白皙的肌肤,双腿间
的粉红蜜穴透漏在外,少许的阴毛下面的禁地还有着少量的液体。兰特被这风景
打断了思维,反应来后开始询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瘙痒的?」「大概八九天了,
一开始没多大事,但是后来越来越痒,到现在已经有些忍受不了了。」「现在还
痒吗?」乔娇娇点了几下头,若不是兰特在面前,她早就跑到厕所用手自行解决
了。「你先别乱动,我检查一下」兰特将手指伸向乔娇娇的处女蜜穴,在上面来
回抚摸,乔娇娇只感到瘙痒中的快感不断增加,但是她还是忍住了没有乱动。兰
特冷笑了一下,发现这小护士耐力还不错。他便将自己的手指轻轻的深入了一点,
然后抚动的更加剧烈。乔娇娇感受到下体传来的瘙痒与快感,双腿和双手不断地
变换动作。「不要乱动。」兰特低声说了一声,乔娇娇立刻发现自己的失态,便
停了下来。可是兰特熟练的手指岂能是她能受得了的。慢慢的,她的下体越来越
湿润。「不行,再继续下去会……」她心里想到,可是兰特的手指并没有停下的
意思,速度反而又快了起来,乔娇娇感觉自己已经忍耐不了,「啊……」她一阵
痉挛,一股透明的潮水喷到了兰特的白大褂上……
  等到乔娇娇回过神来回,她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手铐扣到了头顶,自己的
双脚也被锁在了两边的脚托之上,「这是……怎么回事……?」她看到兰特正在
用审视猎物的眼神看着她。她心中感到一阵寒意「医生,这是怎么回事?」「没
什么,你的病症有点严重,需要一些特殊的治疗方式,但是你可能有些不适应,
所以我要把你先控制住。」「不用锁我,医生,请你把我解开,我好害怕……」
兰特并没有理会乔娇娇,而是拿出一个小毛笔,从一个烧杯里沾上了一点透明液
体,伸向乔娇娇的肉缝。「医生,你要干什么?!」乔娇娇不断扭动身体来躲避
那只可怕的毛笔。兰特用毛笔在乔娇娇的阴部不断摩擦,只听到乔娇娇哭诉「医
生,停下!好痒!」乔娇娇身体扭动的更加剧烈,她很想去挠阴部来解决痛苦,
可是双手被绑让她无可奈何,兰特感觉差不多了,便停了下来「这个药水会将你
的瘙痒扩大到极限,你慢慢享受一会儿吧。」然后兰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摄像机,
对准了乔娇娇。「医生……求求你,把那个摄像机拿开!」乔娇娇哭诉着,她的
脸颊已经被泪水覆盖,但是瘙痒正在她的下体肆虐,淫水不断地涌了出来。乔娇
娇扭动着身躯渴望来缓解痛苦,但是却于事无补,「啊……要去了……」在这瘙
痒的折磨中,乔娇娇又一次迎来了高潮……
  「医生,求求你,这样我会疯掉的……啊……」乔娇娇向兰特恳求。这个瘙
痒丝毫没有停下,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高潮了。兰特将已经疲惫乔娇娇的双
脚解开,并将双手反绑,把她推到了地上,双腿解放的乔娇娇直接不断摩擦双腿,
可是没有双手的帮助这种瘙痒根本缓解不了。她看见兰特拿出了另一个烧杯,对
她说道「这是可以缓解你瘙痒的药,只要接触她涂抹便可以让你解脱。」。乔娇
娇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的下一步动作,但是几秒后,乔娇娇感到了一阵羞
耻和悲伤。兰特竟然脱下了裤子将那液体涂抹在了挺立的肉棒上,然后去找了床
悠闲的躺了下来。乔娇娇瞬间明白了兰特的意思,「医生,你为什么要这样…
…」泪水又一次涌了出来。兰特没有理会,乔娇娇虽然害怕,但是下体的瘙痒几
乎要把她逼疯了。她只好含着泪走向兰特的床边,哭泣着跨上了床,然后准备蹲
着兰特的肉棒之上,正当她犹豫要不要下蹲去的时候,兰特直接抓起乔娇娇的腰
部,将她拉了下来。「啊!」几滴处女的血流从兰特的肉棒流下。乔娇娇没有想
到自己的节操会被这样夺取,但是她发现自己的瘙痒感减轻了不少。她已经快被
这瘙痒逼疯了,所以她含着耻辱在兰特的肉棒上不断运动。经过连续的抽插运动,
乔娇娇的瘙痒完全被快感取代,兰特看准时机,抓住了乔娇娇的细腰,加快乔娇
娇的运动「不要啊……」乔娇娇感到一阵快感和一股热流进入到了自己的肉穴。
  乔娇娇像往常一样忙着自己的工作,可是仔细看去,会发现她脸色潮红,双
腿不断地在晃动,走路的时候有几次险些跌倒。等到下班后,她又一次走进了兰
特的办公室……
   未完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